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2. ? 首頁 ? 名人故事 ?著手南進,發展東南負重任_關于粟裕的故事

        著手南進,發展東南負重任_關于粟裕的故事

        時間:2019-08-25 名人故事

        著手南進,發展東南負重任_關于粟裕的故事

        1944年初秋,對粟裕個人來說最開心的是兒子粟戎生從揚州來到固晉。因有被敵人發現的跡象,粟裕的岳母親自把不到兩歲的戎生送到粟裕身邊。這是老人家第一次見到女婿,粟裕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兒子——虎頭虎腦,很可愛。兒子正長個,身上衣服太小了,實在不能穿,而且過冬的衣服也沒有。粟裕就帶著兒子來到供應部說明情況,領取一塊布料,給兒子做了一套過冬的衣服。

        不過粟裕并沒有多少時間陪伴老人和兒子。當時華中局、軍部確定新四軍發展方向是西進和南下,其中以南下為主要任務,為以后收復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創造條件。當首批南下蘇浙的部隊確定由粟裕掛帥后,他開始著手南進的準備工作。

        粟裕把偵察科的嚴振衡叫來,要他帶上3部小電臺和江南的地圖,提前觀察儀征、六合之間的情況,要24小時不間斷地觀測江面和兩岸敵人的活動,包括日偽艦艇船只往返的航速、路線、次數、巡航方向和岸上敵軍活動狀況,實地勘察長江各段的流向、水流緩急、潮汐起落等水文規律,尤其要摸清北岸的船運情況。他要嚴振衡執行任務時一不準驚動兄弟部隊,二不準驚動地方政府,三不準驚動老百姓,完成任務后不必回來報告。等定好日子,粟裕到時會與他們會合。

        粟裕將七團、特務一團、特務四團調至三倉、曹甸等地集中整訓,讓秦叔瑾翻印蘇南和浙東五萬分之一的軍用地圖;派得力干部先行南下,建立從上海經無錫至長興的比較安全可靠的運輸線;親自選調干部,提前送他們到新四軍軍部學習;派張日清秘密從上海采購用來制造小口徑迫擊炮的無縫鋼管,又找到軍工部負責人李湘濤,并和李湘濤到海上動員,要求軍工部做500門小鋼炮,5000發炮彈。軍工部的工人們積極性很高,想方設法克服一切困難,努力完成生產任務。當時海上不能翻砂,岸上的同志積極配合,搜集了廢銅爛鐵到離敵人據點較遠的地方,迅速架起翻砂棚,船在海邊等著。一翻好毛坯,就用牛車運到船上,在海上創、車、銑,制成武器。(www.bjfsgh.cn)

        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粟裕正在師部忙碌,固晉村村長樂立偉來到師部。粟裕看樂立偉來了,十分客氣,又是遞煙,又是讓座倒茶,笑著問:“樂村長來有什么事嗎?”

        樂立偉與粟裕是老朋友了,憨憨一笑,說:“有這么個事,村民響應軍區擴軍號召,我們固晉村報名參軍的有很多,我們村干部經過目測后,決定選送樂廷善和樂振田兩個最優秀的青年。這一人參軍,全村光榮。別的村莊都是給參軍青年披紅戴花,然后敲鑼打鼓,吹吹打打,騎馬在周圍幾個村莊轉上一圈,以示威武、榮耀,然后熱熱鬧鬧送到區政府。我們東頭的興隆村沒有馬歡送參軍的,就用兩頭騾子來代替。但我們固晉村是個窮村,不要說騾子,就連驢子也沒有一頭。怎么辦呢?有人說:找不到,就讓參軍的人跑去吧!有的說:不行!我們固晉不能落后于別的村,還是大家想想辦法。又有人說:辦法是有,到部隊去借,就要找和粟裕師長熟悉的人去談才行。大家一致推選我來,說我和師長關系好。”

        粟裕明白來意,一口答應,立即讓警衛員將飼養員叫來,讓他準備兩匹馬。

        樂立偉不好意思地說:“師長,我們都是種田人,沒有用過馬,見馬還有點害怕,請您選兩匹老實些的馬……”

        “放心,放心,”粟裕對飼養員說,“把我騎的那匹棗紅馬借給他們,再挑選一匹好馬,喂飽了,下午你跟他們一起去。”

        樂立偉眉開眼笑,得意而歸。

        到了下午,那飼養員牽著兩匹馬離開師部,傍晚才回來向粟裕復命。

        “嘿,可把他們樂壞了。那參軍的兩個小伙騎上這高頭大馬,顯得格外的英俊、神氣,送行的人來了勁,鑼鼓也敲得更響。別村的人問:這馬是哪兒來的?他們自豪地說:看看吧,這是粟裕師長騎的馬!聽到的人無不羨慕眼熱。”飼養員回來將路上情景在師部一說,師部一片歡笑。

        粟裕笑瞇瞇的,他的桌上擺著幾份報紙,一分區的《人民報》、三分區的《江潮報》、師部的《蘇中報》,上面報道的都是根據地群眾踴躍參軍的事例。

        據統計,興化縣5天內動員了500名新兵入伍;如皋縣薛蔡鄉一次就動員73個青年參軍;泰興在不到10天,就有1045名青年身體檢查合格加入主力部隊。寶應縣有個老太太已送兩個兒子參軍,又將自己最小的兒子與侄子送來參軍,說:“到新四軍隊伍里我放心,我們和新四軍是一棵大樹的根上長的。有國才有家,抗戰勝利才能過好日子。”蘇南日偽“清鄉”區內有些群眾,也渡過長江投到抗日部隊來,他們說:“不愿被鬼子抓去當壯丁送死,要參加新四軍一起抗日。” 這是蘇中區掀起的大參軍的群眾性熱潮。在各地農村中,幾乎到處可以看到妻子送丈夫、父母送兒郎的動人場面。

        參軍熱潮后是練兵熱潮,主力、地方武裝、基干民兵迅速掀起以提高射擊、投彈、刺殺和土工作業四大技術為主的練兵熱。“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的口號就是那時提出來的。

        一天,粟裕約陳丕顯去一個主力團視察軍訓情況,為了了解更多的實際情況,出發時,他說:“不要驚動團里的負責干部,直接下到連隊訓練場地。”

        兩人帶了幾名隨員,一早就出發,剛收割的晚稻田里留有一層厚厚的寒霜。

        粟裕和陳丕顯來到訓練場,只見訓練場上戰士們生龍活虎,喊殺聲震天。有的練投彈,有的練刺殺,有的練瞄準,尤其是練攀登障礙物的戰士們個個都像下山的猛虎一樣。

        訓練場上的干部一看是粟裕和陳丕顯親臨現場,趕緊過來迎接,同時準備集合戰士迎接他們。粟裕擺擺手,讓戰士們繼續操練。

        粟裕向在場的一位連長詢問:“隊列中那位身體健壯、刺殺動作標準有力的戰士是哪里人,哪年入伍的?”

        “報告師長,那位戰士是三年前一次戰斗中俘虜解放過來的偽軍,是靖泰地區人。”

        “解放過來的同志在連里有多少,他們有些什么主要特點?”

        “全連有四分之一。他們自從參加新四軍后,逐步樹立了抗日保鄉、為勞苦大眾當兵的思想,大多數人軍事技術較好,打起仗來也很勇敢,只有少數人還有些舊習氣,在這方面連里正抓緊政治思想教育工作。”

        粟裕聽了匯報,連連點頭,臉上露出了微笑。接著,他走到隊列中,親手幫戰士們糾正拼刺動作,對戰士說:“訓練場也是戰場,只有將民族仇恨凝聚在刺刀尖上,刺出去的槍才會更加勇猛有力。”連隊干部、戰士深受鼓舞。

        陳丕顯在一旁聽戰士們悄聲議論。一個戰士說:“能當粟司令指揮的兵,我就是今天‘光榮’了,全家都高興。”

        粟裕在基層看到,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一派積極備戰的場面,有的采用沙盤作業、民主評議等方式,檢討和總結過去實戰中的戰術、技術經驗及教訓,提高戰斗和指揮水平;有的單位評選出許多神槍手、爆破手、孤膽英雄,用他們的事例講課,現場傳經,并開展各種立功競賽,搞得熱火朝天。

        固晉鄰近的幾個村莊,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民兵練兵的場景。他們有的拿著槍,有的用木棍、大刀、紅纓槍做武器,在曬谷場上練習刺殺,到處可以聽到“一、二、一”、“殺、殺、殺”的操練聲。還有的用木頭做的手榴彈進行投擲比賽。民兵自衛隊員中,有男有女,有許多是父子、夫妻一起列隊操練。還有一些兒童團員把木棍當槍插在腰間,跟在大人后面喊口號。

        11月2日,粟裕向華中局、軍部發電,認為蘇中區僅各縣、區武裝即可擔負原地堅持任務,蘇中區抽調部隊除主力團外,尚有五到七個團可以機動,建議軍部派出更多的兵力南下。

        12日,粟裕和副師長葉飛到淮南華中局、新四軍軍部開會。會上,軍部負責人饒漱石宣布中央已批準華中局的部署,由粟裕先率領第七團、特務一團、特務四團三個團7000余人及從中央、華中局、蘇中區黨委抽調的干部399人首批南下,會合十六旅、浙東游擊縱隊發展蘇浙敵后戰場。

        當時有消息說,日軍面臨盟軍的強大反攻,擬搶先解決中國問題,甚至準備在中國大陸與英美決戰。中共中央根據當時的形勢,估計對日戰爭時間可能延長,因而對發展的部署也作了較長期的打算,準備由譚震林、葉飛相繼率第二、第三批主力南下,必要時再組織后續南下梯隊。

        粟裕回到固晉,立即按照軍部的部署抽調部隊和干部。陳丕顯既高興又難過:既為根據地要向長江以南延伸、擴展,為迅速發展的大好抗戰局面歡欣鼓舞,又為親密無間的好領導、老戰友粟裕即將離開蘇中感到依依不舍。但陳丕顯不形于色,和粟裕一起迅速開展南下的準備工作,他抽調了大批地方干部,籌集了大量軍需物資,支援向南發展。

        此時預定南下的各部隊已分別在三倉、曹甸等地集中整訓了兩個多月,開展軍事大練兵,進行形勢和政策教育,整頓了組織,補充了兵員和武器彈藥,補發了服裝和全新的皮制子彈袋,做到齊裝滿員。為了適應南方山地作戰,南下的每個連隊又裝備了3門自制的52毫米小炮,各營成立了裝備有自制73毫米迫擊炮和重機槍的機炮連,各團則組成了有洋造82毫米迫擊炮的炮兵連。與此同時,從上海等地采購的醫藥用品和通訊器材已運到蘇中,還準備有大量法幣和一些金銀以便必要時在新區使用。

        12月2 ~ 4日,蘇南的王必成、江渭清發來電報,說國民黨集中6個團的兵力統一歸六十二師師長劉勛浩指揮,進攻廣德、長興地區,王、江二人擬集中10個營突擊殲其一路,打退頑軍進攻。那一帶正是此次南下的目的地,粟裕回電要他們集中兵力殲滅薄弱的一路,機斷處理。5日,蘇中成立南下司令部,為保密對外稱“練兵司令部”,由劉先勝負責。粟裕從師部調作戰參謀嚴振衡、管理科的王重、通訊科長兼電訊大隊長李景瑞等人加強司令部力量,又要秦叔瑾從測繪室選業務較強的20人隨其南下。當天,粟裕離開固晉前往淮南。

        粟裕從師部抽走干部后,留守的機關有點冷清。不只是師部是這種情況,七團、特務一團和四團也向根據地和留守部隊調干部、調槍。一些剛剛發展起來的地方部隊被編并后只留下一些湊湊門面,站站崗。去的人充滿信心與熱情,興高采烈,留守的人員一看好點的東西都被拿光了心里也不高興。

        粟裕心里不安,啟程前叮囑葉飛、陳丕顯、管文蔚等幾位負責人,說:“此次奉命南下,除帶走一師部分指揮機關人員和3個主力團,還有300多名地方黨政干部與我們同行,蘇中根據地這個大攤子,就托付給你們了。根據黨中央和華中局的戰略意圖判斷,南下是個大動作,還會繼續從我們蘇中抽調相當數量主力跟進,對這一條也應有充分的精神和物質準備才好。部隊的鐘期光、劉先勝、陶勇、阮英平、彭德清等領導同志及地方的惠浴宇、陳揚、周林等同志都是首批南下的,到了軍部,還打算把派在黨校學習的彭冰山等同志也帶到南邊去。蘇中黨政軍各級應盡早將領導人員充實配備齊,主力和地方武裝還要加緊擴大,切不能像俗話說的那樣‘拆東墻補西墻’,那我可不好交賬啊!”

        粟裕身負重任,揮戈蘇浙,這是華中大棋盤上的金角加銀邊,已夠他操勞的了,但他念念不忘蘇中根據地日后的建設。他和葉飛、管文蔚一一握了手,最后對陳丕顯說:“阿丕同志,葉飛接任區黨委書記后,軍事上他要負全責,區黨委工作還是你主持常務,有什么大事就跟過去一樣,多和大家商量商量,相信擔子再重也壓不垮你的,年輕人嘛!”

        葉飛、陳丕顯一直陪著粟裕一行,出了固晉村又步行了好一會兒。粟裕再三勸大家留步,最后見勸不住,就騎上馬回過頭來與送行的人揮揮手,隨即手抖韁繩,兩腿一夾,奔向前方。

        離開固晉的隊伍中有一個叫蒯斯曛的人,比粟裕還大一歲。蒯斯曛是上海復旦大學畢業的,畢業后在上海當過文學雜志編輯,出版過短篇小說集,通好幾門外語。他是這年秋天才調到粟裕身邊擔任秘書的。他到固晉沒多久,就跟隨粟裕離開固晉踏上南進之路,開始他人生中最輝煌的歲月。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