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2. ? 首頁 ? 名人故事 ?辭京都_關于彭祖傳的故事

        辭京都_關于彭祖傳的故事

        時間:2019-05-28 名人故事

        辭京都_關于彭祖傳的故事

        殷王通過采女得到彭祖養生秘訣,如獲至寶,從此不理朝政,冷落三宮六院,遠離酒池肉林,一門心思,在采女指導下,潛心修煉彭祖養生之術。過了一段時間,殷王果然耳聰目明,神清氣爽,面色紅潤,身體一天天強壯起來。由于親身受益,嘗到甜頭,他對彭祖養生功贊不絕口,直夸管用,自然對采女感激萬分。

        一個月后,殷王聽完采女講授的課程,又在采女指導下完成系列動作,心中竊喜,認為養生功法好像也并不神秘莫測,如今業已學到,從此就可以長生不老了。為感恩老師,殷王在宮廷擺下盛宴,招待采女,并且贈送給她很多金銀財寶。

        采女卻不貪財愛財,一再向殷王表白說:“大王說到感謝,最要感謝的不是我,而是彭祖大夫。老身雖然修道多年,也積累相當能量,但是未遇名師,始終徘徊宮墻之外,未能入門,登堂入室。多虧向彭祖大夫請教。大夫一番教誨,如雷擊頂,點石成金,老身才豁然開朗,走上養生大道。若非彭祖大夫傳授養生秘訣,我采女又有何能耐呢?”

        一聽提起彭祖,殷王一臉不屑,陰陽怪氣地說:“彭祖嘛,道術自是高超,但是,這老頭未免不識時務,不識抬舉。寡人對他十分尊重,封他高官,賜以厚祿,贈以金錢,此人居然無動于衷,無情無義,絲毫不知感恩。寡人親自登門,請教養生之道。想不到,老家伙竟然不把寡人放在眼里,終日一言不發,守口如瓶。多虧恩師親自登門,老頭子看在恩師面上,才私相傳授。彭祖是寡人所封大夫,不為寡人效勞,一再輕慢君親,已犯大不敬之罪。寡人雖然學到養生之術,實是由恩師相授。所以,寡人感恩,只感謝恩師一人。至于彭祖大夫嘛,寡人不敢恭維。”采女再三解釋,百般勸告,殷王仍然充耳不聞。

        面對殷王獎勵的金銀財寶,采女卻之不恭,受之有愧,心中忐忑,思來想去,便化整為零,私下轉送給彭祖大夫。彭祖視為身外之物,雖然接收下來,但卻這手進,那手出,安排府吏,全部轉送給受苦受難的百姓了。(www.bjfsgh.cn)采女每次拜見彭祖,總是循規蹈矩,懷有敬畏心理。她把修行中遇到的問題,一一記諸木片,藏在袖中,碰到機會,便見縫插針,一一向老師請教。彭祖看采女是真心修道之人,又志同道合,便毫無保留地悉心傳授。這一段時間,采女在彭祖精心指導下,深得要領,修行精進,日臻圓熟。每次回到宮里,她照例為殷王開課,用心傳授知識和技能。

        殷王進入養生之門,欣喜若狂,到處炫耀賣弄,一心要把彭祖養生術據為己有。一次,他冷不防地詢問采女:“老師,彭祖修行多年,道術高深,將來也會死去嗎?”

        采女一怔,未想到殷王竟然問到這個問題,半晌才慢吞吞地回答說:“作為彭老夫子的學生,實在不敢妄議老師。據我所知,但凡是人,有生必然有死。所謂長生不老,無非是比常人多活若干年罷了。不過,彭祖大夫并不是一般人。他修煉較早,道術高深。據我觀察,彭祖夫子已經修煉成介于人、神之間的超人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養生有大道,修行無止境。夫子為人謙卑低調,胸襟寬闊,崇德尚道,德藝雙馨,術業專攻,潛修不止,業已達到超然物外的至高境界。為防誤人子弟,他一向不愿正式收徒傳授。現在好了,夫子通過一個時期的開門交流、閉門反察,已經客觀認識到自己的實力,為了造福黎民,即將開門收徒,向世人廣泛傳授養生之術了!這實在是一個天大的福音!”

        采女說到這里,停了停,意味深長地說:“像彭祖老夫子,你說他是人,他其實是神;你說他是神,他現在還是人。他能在人神兩界之間游走,難道將來還會死呢?我認為不會。他老人家會天長地久,與三光同在。”

        聽了這話,殷王立即警覺起來,問:“如果彭祖大夫公開傳授養生術,人人都來學習,那不就沒有秘密可言了嗎?寡人實在想不明白,如此養生秘訣,奇貨可居,金銀不換,無價之寶,為什么他不作為家珍絕招,世世秘傳,卻要向社會公開呢?”

        采女不屑地說:“彭祖修煉養生之術,并非為一己之私、一家之私,而是為了繼承民族精華,造福蒼生黎民,傳之子孫萬代。彭祖夫子胸懷博大,一身正氣,實在稱得上天下為公啊!”

        殷王高傲地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彭祖是寡人之民,大夫一職是寡人敕封。彭祖養生絕技傳與不傳,傳給何人,如何傳法,不能由他個人做主,而是由寡人發布政令決定。養生神功,只能由高貴者才配修煉。不分貴賤,私相傳授,王法條條不容情啊!希望老師務必勸阻彭祖大夫。”

        采女淡淡地說:“大王自然是天下至高無上的有冕之王。可是,不要忘記,彭祖大夫才是天下愛戴的無冕之王呀!大王既然規定,不許私相傳授,想來彭祖夫子可能會服從一時,但不會從命一世!”經殷王一再勸說,采女才答應到彭祖府上走一遭。

        面見彭祖夫子,采女惴惴不安地說明來意。彭祖淡然一笑,說:“殷王貴為天子,蒼生父母,理應出以公心,處處想著百姓,保護百姓,救助百姓,現在卻高高在上,心地褊狹,自私自利,視百姓如草芥,與民爭利,真真讓老夫看不懂了。養生術來之民間,傳自祖宗,老夫不過信而好古,述而不作而已。無論如何,這項養生絕技不能失傳,一定要世世代代傳承下去。此處不許傳,我寧可大夫不做,掛冠返回大彭國!”

        采女說:“殷王無道,倒行逆施,天怒人怨,自有天譴。不過,他眼下還是一國之君,至高無上,言出法隨,令行禁止。既然殷王明令禁止,夫子為自己人身安全考慮,為百姓長遠利益考慮,還是應該三思而行,留有余地,后退一步為妥。”

        采女返回宮中,把情況向殷王稟報一番,并說彭祖夫子愿意考慮大王的意見。殷王一聽,火冒三丈,氣得面色鐵青,大發雷霆道:“不是愿意考慮、不愿意考慮,而是必須無條件執行!君王無戲言,說一不二,言出法隨。他彭祖不要當成耳旁風。寡人鐵面無私,決不留情。他不要心存僥幸!”

        殷王發了一通脾氣,覺得還不解氣,徑自帶上人馬,駕臨彭祖大夫府。他假惺惺地向彭祖拱了拱手,然后氣沖沖地質問道:“關于大夫意欲公開傳授養生神功之事,寡人有旨,采女恩師都向大夫如實傳達了吧?”

        彭祖端坐不動,欠了欠身體,點了點頭。

        殷王盯著彭祖問道:“大夫意下如何?”

        彭祖沒有回答。

        殷王迫不及待,公開挑明話題說:“寡人命你不得向賤民傳授養生之術,你考慮如何?”

        彭祖一字一句地說道:“老夫自幼父母雙亡,淪為異國奴隸,本為賤之又賤之民。而今雖然貴為大夫,卻未敢一日忘本。為賤民效力,是彭某本分。君,人也;民,亦人也。老夫身為大夫,為君亦應為民。為君不為民,則忘其本;既為君,亦為民,方為大道……”

        殷王不等他說完,就怒吼道:“大夫可知,天下之大,人有等級?自古君貴民賤,君重民輕。只有貴人,才配養生,才有資格長生不老。寡人剛剛習練養生之術,大夫如果向賤民傳授,還有貴賤之分嗎?還有尊卑次序嗎?對于寡人之命,大夫理應嚴守,慎勿相違,否則將自取其辱!”

        彭祖并不正面頂撞,而是語調平緩地自言自語:“養生養生,但凡生民,皆可習練。在老夫眼里,只有生民平等,無有貴賤尊卑。大王自有王命,老夫自有體統。”

        殷王見彭祖軟扛,更加氣急敗壞,板起面孔說道:“彭大夫,你是本朝命官,須知王法大如天,王命不可違!如果抗命,罪不容赦。彭大夫,你須考慮后果。”

        面對殷王的淫威,彭祖又回復往常,沉默不語、一言不發了。既然殷王以勢壓人,彭祖不動聲色,慢條斯理地翻箱倒柜,一樣一樣把官印、綬帶找出,擺到案上,往殷王面前一推,嘆了口氣,說:“這些東西,壓在老夫心頭多年了,現在可輕松了!老夫縱然理大,終究比不過大王權大。現在,就請大王將這些東西收回。從今而后,老夫無官一身輕,返回大彭國了!”

        殷王沒轍,便強詞奪理,怒吼道:“彭老頭子,你就是不做大夫,還是寡人的小民!國有國法,王有王命。寡人之言,你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

        俗話說,咬死牙根不開口,神仙見了難下手。面對軟硬不吃、水火不進的彭祖,殷王自討沒趣,一臉無奈,最后只好自找臺階,溜回宮去,一路還大罵彭祖不識抬舉呢!

        殷王一走,彭祖便封印辭官,鎖上府門,開啟便門,打算連夜返回故國。

        當天夜里,采女悄悄潛出宮門,立在彭祖大夫府外遠遠等候。她見到老師,奉勸快走,以防夜長夢多。

        彭祖想到采女的處境,遲疑地問道:“殷王喜怒無常,殘暴至極。我走了,會不會城頭失火,殃及池魚,連累于你?這該如何是好呢?”

        采女毫不含糊地回答:“伴君如伴虎。殷王連彭祖夫子都要加害,對我不過暫時利用,最后還不是兔死狗烹嗎?”

        彭祖盯著采女嘆了口氣,躊躇莫定。采女望著老師嫣然一笑,含情脈脈地說:“學生請求從此跟隨夫子,一邊修煉養生,一邊照顧老師。請夫子恩準,好嗎?”

        黑暗中,彭祖哈哈一笑,說了聲好,便和采女一起,攜手一路東行,往大彭國去了。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