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2. ? 首頁 ? 歷史故事 ?北魏孝文帝改革內容_北魏孝文帝改革的影響

        北魏孝文帝改革內容_北魏孝文帝改革的影響

        時間:2019-12-29 歷史故事

        ?北魏孝文帝改革內容_北魏孝文帝改革的影響

        北魏太和十四(490),馮太后病死,二十四歲的魏孝文帝元宏終于獨自執掌了朝政。馮太后喪事處理完畢,他思謀進行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遷都洛陽。從道武帝定都平城已來,近百年間,形勢發生了極大變化,北魏王朝早已成為北方唯一的最高統一的政權。而平城偏居北邊,不便于控御中原地區和向江南用兵,也不便于深入漢化和實行文治,還不免遭受北方柔然與荒年饑饉的威脅,故遷都之事,作為最高統治者,是不能不考慮的問題。

        太和十七年(493),孝文帝經過深思熟慮之后,開始著手安排遷都之事,他知道“北人戀本”,直接提出遷都,肯定會遭到眾人反對,于是采取了“外示南討,意在謀遷”的辦法,這年五月,他在明堂召集群臣,商討南伐,試圖采用占筮之卦的方法來統一意見,由于占筮得出的《革》卦內容與南伐不符,未能達到預計效果。以尚書令、任成王拓跖澄為首的一批大臣認為《革》卦不吉利,反對南伐,孝文帝一時理窮。眾人散后,孝文帝派人單獨召見拓跋澄,屏退左右,對拓跋澄和盤托出他的計劃,分析指出,自拓跋部定都平城已來,雖然完全占據北方,富有四海,然而平城“乃用武之地,非可文治”,如果進一步移風易俗,勢將更難,因此打算借南伐之名,遷都中原。拓跋澄表示完全擁護,二人商定,仍然照孝文帝既定計劃行事,借南伐之名,行遷都之實。(www.bjfsgh.cn)

        隨后幾月,孝文帝積極布置南伐。六月,他下令在黃河上架橋,以便讓大軍通過。七月,他又下令實行中外戒嚴,宣布南伐。八月,他命太尉拓跋丕、廣陵王拓跋羽留守平城,親自統率大軍三十萬南下。九月,孝文帝抵達洛陽,命大軍作短暫休息,自己則到西晉太學遺址參觀《石經》。洛陽是漢、魏、西晉的故都,雖遭到戰爭的嚴重破壞,但仍然是中原政治與文化的中心地區,對決意深入漢化的孝文帝來說,此時更堅定了遷都洛陽的信念。從南伐大軍離開平城,一直淋雨不止,使南伐將領更加喪失信心。這次南伐并沒作長期準備,南齊政權也并非不堪一擊,隨軍將領,大臣均知前景兇多吉少,因此當孝文帝又命令大軍繼續南進時,眾人齊跪在孝文帝馬前,請求停止南伐,大司馬、安定公拓跋休等人甚至哭泣并以死相諫。這正是孝文帝所預計的,他乘機說:“大軍出動一次不易,既出軍不可無功,若不南伐,就得遷都洛陽。”兩者必須擇一,要大臣立刻作出決定。拓跋部人多戀北土,不愿遷都,但因南伐極為兇險,毫無勝算,無人敢堅持南伐者,于是都選擇遷都。全軍齊呼萬歲,遷都洛陽之事便這樣決定了。孝文帝也知大臣內心實屬勉強,事后他曾就此事征詢衛尉卿、鎮南將軍于烈的意見,得到答案是是一半樂遷,一半戀舊。

        洛陽城早已破敗,遷都洛陽之議決定后,大軍就停止前進。孝文帝遣任城王拓跋澄還歸平城,向留守官員宣布遷都之事。又命司空穆亮、尚書李沖與將作大匠董爾留守營建洛陽,又派于烈回去鎮守平城。一切布置停當,孝文帝便離開洛陽,到河北等地去巡視郡縣。直到次年十月,洛陽大體營建完畢,北魏才正式遷都。

        遷都洛陽后,漢化的條件更為成熟,孝文帝接著又對鮮卑族風俗文化制度諸方面進行了一系列改革。

        太和十八年(494)十二月,就是遷都后兩月,為減少民族隔閡,孝文帝下令禁止鮮卑族人再穿鮮卑服裝,一律改穿漢族服裝。詔令宣布后,“國人多不悅”,只是害怕禁令,絕大多數鮮卑族人才換上漢裝。也有少數鮮卑族人仍留戀鮮卑服裝。有一次,孝文帝從前方回來,仍見京城鮮卑婦女有“冠帽而著小襦襖者”,或“仍為夾領小袖”的人還穿著鮮卑舊服。于是把留守京城的拓跋澄及其他官員訓斥一頓,認為是他們知而不問,督察不嚴而引起的。老貴族拓跋丕不樂意變易舊俗,當朝廷大臣皆穿漢族衣冠議政時,唯獨他一人身穿鮮卑服夾在中間,因他年老功高,孝文帝才不勉強。不過后來拓跋丕也“稍加冠帶”,朝廷內外,漢族服裝便逐漸取代了鮮卑服。

        次年,孝文帝又下令禁止在朝廷說鮮卑語,也就是他對弟弟咸陽王兄禧說的“自上古以來及諸經籍,焉有不先正名而得行禮乎,今欲斷北語,一從正音”。具體規定:朝官年三十以上者,習性已久,可允許逐漸改變。三十以下者,如在朝廷不說漢語,仍舊說鮮卑語,就要被降爵或罷職、免職。北魏初進中原時,“軍容號令,皆以夷語”。遷都后,孝文帝禁止朝官講鮮卑語,時間長了,下層的鮮卑人也很少有人講鮮卑語了。那些遷到洛陽來的“代北戶”,有的后來甚至已聽不懂鮮卑語。有些懷舊的人,還專門在拓跋部人中教授鮮卑語,“謂之國語”。可見孝文帝的語言改革是十分成功的。語言和服裝的改革,大大加快了北魏漢族與少數民族之間民族融合的步伐。同年,孝文帝又下詔規定,南遷洛陽的鮮卑人,死后只能葬在當地,不得送回代北。此令一下,那些南遷的代人,便都成為地道的河南洛陽人了。孝文帝此規定,顯然是要割斷“代北戶”與故土的聯系,斷絕其客居洛陽的念頭,使他們能長久定居中原。

        轉年,孝文帝又下詔改族的姓。在此之前,鮮卑人的姓氏多是由兩個或三個字組成的復姓,如拓跋、尉遲、獨狐、勿忸于、步六孤等。姓氏上的強烈差別,影響著鮮卑族與漢族的進一步融合。因此命令把鮮卑復姓改為漢姓。詔令說:“北人謂土為拓,后為跋,魏之先出于黃帝,以土德王,故為拓跋氏。夫土者,黃中之色,萬物之元也;宜改姓元氏。諸功臣舊族自代來者,姓或重復,皆改之。”太祖以來的八大著姓也由此改為漢姓,如丘穆陵氏改為穆氏,步六孤氏改為陸氏,賀賴氏改為賀氏,獨孤氏改為劉氏,賀樓氏改為樓氏,勿忸于氏改為于氏,紇奚氏改為嵇氏,尉遲氏改為尉氏。“其余所改,不可勝紀。”

        緊接著,孝文帝又下詔命定族姓。孝文帝一向羨慕漢族的門閥制度,在中原地區,士族公認清河崔氏、范陽盧氏、滎陽鄭氏、太原王氏為士族之首,號稱“四姓”,孝文帝在承認四姓為漢族士族之首的基礎上,又下令規定鮮卑拓跋的族姓,改變代人“雖功賢之胤,無異寒賤”的狀況,把道武帝以來“勛著當世,位盡王公”的鮮卑貴族穆、陸、賀、劉、樓、于、嵇、尉八姓定為國姓,“勿充猥官,一同四姓”,即他們的地位與漢族崔、盧、鄭、王四姓地位相當,享受同等的政治待遇。同時依據父祖官爵高低,對鮮卑其他人也劃分了族姓等級,在鮮卑族內首次建立了本族的門閥世襲等級制度。

        為使鮮卑貴族與漢族進一步融合,形成聯合統治的局面,孝文帝又利用皇帝的權威強令兩族貴族聯姻。他自己先取“衣冠所推”的范陽盧敏,清河崔宗伯、滎陽鄭羲、太原王瓊四姓之女充入后宮。另外隴西李沖家族雖非魏晉以來的顯族,但也多是當朝權貴,“所結姻,莫非清望”,孝文帝也破格把李沖之女納為夫人。隴西李氏也因此而上升為一流士族,與崔、盧、鄭、王并列,“故世言高華者,以五姓為首”。他又特地為五個弟弟與漢族大姓聯姻。下令:咸陽王元禧,聘隴西李輔女;廣陵王元羽,聘滎陽鄭平城女;穎川王元雍,聘范陽盧神寶女;始平王元勰,聘隴西李沖女;北海王元詳,聘滎陽鄭懿女。在這之前,咸陽王元禧,曾娶一個隸戶之女為妻,因此受到孝文帝的嚴厲責備。由此孝文帝命令諸王,把以前所娶的妻子,皆降為妾媵。鮮漢兩族聯姻之風興起后,漢族大姓也多有娶鮮卑貴族之女為妻的,最典型的是范陽盧氏,一門就娶了北魏三位公主,極為當時士族稱羨。通過這種兩族大姓頻繁的政治聯姻,兩族大姓之間的矛盾逐漸淡化,政治利益日趨相同,共同構成了北魏王朝的階級基礎與社會基礎。

        孝文帝的上述改革是成功的,但并非都一帆風順。從上述改革初始,就遭到了部分鮮卑貴族的抵制和反對,甚或演化為武裝反抗。遷都之初,拓跋部人就是“多所不愿”,遷都之后,還有相當大的保守勢力反對漢化,對孝文帝的改革多次加以阻撓和破壞,以北魏鮮卑的元老穆泰、陸等人為代表。后來太子元恂也加入。元恂在遷居洛陽后,總報怨河洛暑熱,“常思北歸”。孝文帝賜給他的衣冠,他不愿穿,“常私著胡服”。太和二十年(496),乘孝文帝去嵩岳之機,他與左右密謀,“欲召牧馬,輕騎奔代”,被人報告給其父,孝文帝將他囚禁,召見群臣說:“此小兒今日不滅,乃是國家之大禍”,毅然廢掉其太子稱號。同年冬,鮮卑貴族穆泰、陸與宗室元隆、元業、元超等人勾結,陰謀在平城起兵叛亂,另立新帝。孝文帝得訊,馬上派任城王元澄率人速往平城,平定了這次叛亂。誅殺穆泰、元隆、元乙升、元超、陸等人。新興公元丕知情不報,本也當死,孝文帝念他昔日功高,曾賜他不死之詔,免其死罪,貶為庶民。其后,元恂又企圖謀亂,孝文帝逼令他自殺。

        孝文帝的改革過程充滿了斗爭,然而經過他的多項改革措施后,促進了北方地區社會經濟的發展,拓跋部人也基本完成了封建化的艱難進程。從此之后,北方的民族大融合也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