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2. ? 首頁 ? 理論教育 ?個人差異的提出_效果研究:人類傳受觀念與行為的變遷

        個人差異的提出_效果研究:人類傳受觀念與行為的變遷

        時間:2020-04-25 理論教育

        個人差異的提出_效果研究:人類傳受觀念與行為的變遷

        一、個人差異的提出

        1.“火星人”研究的定位

        在許多主流傳播學史著作中,當介紹到“魔彈論”而又苦于沒有實證研究時,都會把1938年“火星人入侵地球”廣播劇引發的社會恐慌拿來作一例證。但是,當把它作為例證的同時也就注定了它的“脆弱”,道理很簡單:這一廣播劇的確引發了許多人的恐慌,但同樣也反映了許多人沒有恐慌,既然受眾并未因媒介訊息而產生一致的反應,所謂“魔彈論”的說法自然也就不成立了。而普林斯頓大學廣播研究所的社會心理學家坎特里爾等人圍繞這一事件進行的研究(以下簡稱“火星人”研究),則更非“魔彈論”的實證檢驗,而是對大眾傳播效果發生機制的深入考察,是效果研究發展歷史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坎特里爾本人曾在1939年接受采訪時談到“火星人”研究的目的有二:“其一,確定廣播影響的廣泛程度和大眾對廣播的反應的性質;其二,不同種類的個人產生這樣反應的社會心理原因”[19]。這話表達了兩層意思:一、關注廣播對受眾恐慌行為的具體影響;二、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揭示恐慌產生的原因,并且特別強調“不同種類的個人”可能產生不同的反應,因而研究將著重揭示這種“個人差異”的存在及其成因。

        從研究的問題來看,“火星人”研究比佩恩基金會研究已經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首先,佩恩基金會研究所關心的主要問題是電影對青少年的影響或效果“是什么”——例如電影內容能否改變受眾的態度,對受眾的行為有何影響,對受眾的信息獲得、生理健康、情感情緒乃至倫理等方方面面有何影響等;而到了“火星人”研究這里,因為“影響”或“效果”已經表現為人們相信廣播信息并造成了恐慌行為,所以研究的主要問題深化為“為什么”——即“為什么這個廣播劇會產生如此影響(引發恐慌)?”說明“火星人”研究開始突破一般的描述層面,去探詢效果生成的具體機制;其次,盡管在佩恩基金會研究中,已經發現同一部電影由于兒童的年齡、性別、預存立場、理解、過往經歷等不同,導致電影所產生的效果也不同,但“效果差異”在那里并未作為一個主要的研究話題提出,只是研究過程中的發現,而在“火星人”研究中,坎特里爾明確將“為什么廣播劇對有些人產生了影響,而對有些人沒有?”作為研究的主要問題之一,進而將之導向對“個人差異”的研究。在這個意義上,坎特里爾對“受眾”的認識和理解比前人有了進步——他明確看到了受眾的個人差異,并將之作為研究的前提。

        2.個人差異的具體內涵

        就個人差異而言,坎特里爾拒絕了某些社會學家所宣稱的產生恐慌的原因在于所有理智的人都沒有收聽這一節目,或認為受到影響的人都是“神經質”的簡單說法,而著重剖析受眾復雜的心理因素和人格特征。他在受眾方面給出了四個角度的解釋:

        首先是“批判能力”的概念——指個人評估、鑒別和判斷所接觸的信息真假的能力。上文說到,自從1920年代末以來,美國心理學界已經拋棄了“本能”的觀念,開始強調環境作用和學習機制,因而在坎特里爾看來,“批判能力”并非“天生的能力”,而是“特殊的環境”之下作用的結果[20],他將之主要與個人的教育水平相聯系——教育水平的高低大致可以表征“批判能力”的高低,同時,他又指出,教育水平的高低又受制于年齡和經濟水平兩個因素;

        第二是受眾個性上的差異,或人格差異,可以用“敏感性”概念來統稱。具體的指標包括精神上的不安全感、恐懼傾向、擔憂、缺乏自信、宿命論、宗教信仰及去教堂的頻率等,它們都是個人氣質與環境背景相互作用的結果。坎特里爾指出,當上述情緒或情感上的因素占據上風時,個人批判能力上的差異將不起作用;(www.bjfsgh.cn)

        第三是受眾接觸媒介(即收聽廣播)時的情境差異。包括:受眾是一個人收聽還是跟家人在一起收聽?是在家中還是在公共場合收聽?是自己主動收聽還是接到他人的信息后開始收聽?在收聽中或收聽后與自己的家人、親戚、朋友、鄰居等的互動如何?受眾是自發恐慌還是目睹了他人的恐慌行為后引發了恐慌?坎特里爾說,以上“每一種情境都會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影響聽眾”;

        第四是受眾所處的更廣闊的社會歷史情境。坎特里爾明智地看到了“火星人”事件發生時美國社會日漸加深的危機:“特別是自從1929年經濟危機以來,許多人開始懷疑他們是否能重新獲得經濟上的安全感。現代財政與政府的復雜性、各式各樣‘專家’拋出的經濟與政治方案的各執一詞、感受到的來自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威脅……混合在一起形成了普通美國人完全不能解釋的環境。”不僅無法解釋,而且形勢的發展無法控制,更無法預料,1938年左右的美國受眾充滿了“重要社會規范不穩定”的不確定感,充滿了困惑和迷惘。特別是,1938年歐洲戰爭局勢已經日趨緊張,許多重要的戰爭新聞常常與廣播劇夾雜在一起播出,更使得廣播聽眾處在一種緊張之中。

        在以上四個因素中,第四個因素其實更多的是表述了1938年左右的“受眾”與其他年代的“受眾”的差異,第三個因素表達的是受眾接觸媒介情境的差異,而前兩個因素是最核心的“個人差異”,也是坎特里爾最為強調的兩個因素,又以“批判能力”的差異最為代表。

        在“火星人”研究著作的最后一章,坎特里爾總結了他的論證邏輯:“要理解恐慌行為——無論其原因是否合理——必須仔細研究個人的心理活動過程以搞清楚是什么阻止了他作出充分的(信息)檢驗”,即作者認定關鍵是受眾對所接受的廣播信息真偽的校驗與否影響了恐慌行為的發生和延續,因此他特別聚焦的是受眾心理特質上的差異。以“批判能力”概念為基點,并綜合考慮其他因素的影響,坎特里爾用“易受影響性”這一新概念來界定他所指出的個人是否相信媒介內容、是否對媒介內容作出批判性檢驗的個人特質上的差異。那么,造成“易受影響性”差異的原因是什么呢?坎特里爾列舉了受眾“易受影響”的四種心理條件,它們都與“判斷標準”的概念有關:第一種情況是個人將所接受的刺激與一個或多個他用以解釋的判斷標準相聯系,即這種刺激(如本研究中的“火星人入侵”)恰好與個人所信仰的某種解釋框架(如個人的宗教信仰)相吻合,因而他迅速地接受信息并堅信不移;第二種情況是個人不確定該如何解釋接受的刺激,或缺乏充分的判斷標準來檢驗他的解釋(在這種情況,個人曾試圖尋求檢驗信息但失敗了);第三種情況是個人面對一種刺激他必須解釋或想去解釋但又缺乏充分的判斷標準;第四種情況是既缺乏判斷標準又認識不到在原始接受的解釋之外尋求其他解釋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即沒有尋求新的或其他判斷標準的意識。所以,坎特里爾總結道:從心理學來說,絕大多數人將廣播劇當作新聞并不能校驗他們所聽到的解釋是由于:①他們擁有能充分說明事件的判斷標準并使它們與潛在的期望相一致;②他們不具備區分可靠與不可靠信息來源的充分的判斷標準;③盡管他們認識到解釋他們所聽到的報道的判斷標準的必要性,但卻不擁有它,所以只能接受廣播和“目擊者”提供的解釋;以及④他們缺乏判斷標準因此毫不遲疑地接受所提供的解釋。

        3.“火星人”研究的價值立場

        如果就讀到這里,也許坎特里爾“火星人”研究的意義和價值也就可以“蓋棺論定”了——他針對由廣播媒介引發的一次大規模的群體恐慌行為,深入探詢了受眾角度可能的原因,重點落在認識受眾的個人差異上,并將之用“易受影響性”的概念來概括,因此,日后的效果研究可以借鑒和運用它對受眾存在“易受影響性”差異及其影響條件的分析。這也是到目前為止絕大多數效果研究總結所認識到的(或甚至沒有認識到的)。但是,這樣的總結沒有注意到坎特里爾分析“火星人”事件的更高的理論層面的訴求和他的立場。如果單純地只注意到它的心理學層面的發現,那么,各種利益集團會從中看到操控受眾意識的可能性。也就是說,“火星人”事件可以被抽象為一般的說服傳播事件——相當多的受眾對說服信息不加檢驗、缺乏批判,因而受到了說服的影響,坎特里爾從心理學角度歸納出的“易受影響性”的四個條件,再結合線性的傳播模式,對懷有宣傳動機的機構或個人無疑是極大的誘惑。這也是某些批判者對大眾傳播效果研究持批判立場,認為它在意識形態上為勸服服務、為操控服務、片面關注微觀心理過程、忽略宏大社會背景和權力關系的重要證據。

        然而,如果仔細閱讀坎特里爾著作的前言和他的最后一章,以及他對于受眾所處的宏觀社會歷史情境的關注,我們就會發現:坎特里爾討論受眾個人差異和“易受影響性”概念,存在一個更為廣闊的理論預設和基本前提,那就是他對于公眾民主的基本承諾和公民教育的立場。

        首先,坎特里爾對“火星人入侵地球”案例的剖析其實是在一般意義上思考民主社會中因宣傳而導致的恐慌行為的發生問題。他多次否認認為“這次恐慌只是因非理性不明智的受眾碰巧聽到而發生”的觀點,而將之視為一般公眾都可能發生的行為,為此他列舉了高教育和高收入者身上體現出恐慌,以及低收入低教育者反而不恐慌的事實加以說明。他反復提醒人們思考恐慌會不會“在以后的時間里再次發生”的問題,并指出“盡管公民并不會每天都面臨產生恐慌行為的情形,……如果他們能夠了解為什么人們在這一事件中產生如此非理性的行為,在面對相似情況時他們將能夠加以防備”,他在結尾部分更是明確宣稱研究的社會意義之一就是探討“如何才能避免類似恐慌的發生”;

        其次,不像許多人認為的,坎特里爾只關注微觀心理過程,他將引起恐慌的背景追溯至經濟危機以來美國民眾心目中不安全感的長期累積的過程,而不僅僅囿于當時的戰爭危機。他指出:在不安全與不安定的環境中,公眾很容易受到煽動政治家的影響,“希特勒的整套策略就顯示了他把重心放在向迷惘的心靈提供直接的救濟”,因此除非基本的社會經濟條件改善,否則很難確保公眾不受煽動宣傳的影響,坎特里爾下面這段話說得極有道理:“并非廣播、電影、報刊或‘宣傳’本身真的創造戰爭或恐慌;而是經濟、社會、戰爭、信仰等上層建筑與個人的基本需求之間的矛盾導致了戰爭、恐慌或其他大眾運動。”(在此,他完全否認了媒介的“萬能”,甚至破除了效果研究批評者指摘的視媒介為影響主因的“媒介中心主義”);但是,認識到這一點并不意味著受眾在“宣傳”面前無所作為、只能被動地改變態度、進而產生非理性群體行為,相反,正是在認識這一點的基礎上,坎特里爾著重強調受眾的個人差異——在“易受影響性”上面的個人差異,認為它是幫助受眾“拒絕”與“分析”媒介信息、對抗宣傳的重要力量,尤其是在美國民主危機日益加深、面臨國內外法西斯極端勢力宣傳和卷入戰爭威脅、而美國公眾依賴廣播作為可信信息來源的情況下。因此,坎特里爾相信,提高公民的批判能力將毫無疑問會降低恐慌的可能性和破壞力,而如何提高受眾/公民的批判能力呢?坎特里爾與那個時代的許多社會科學家和進步主義知識分子(如杜威)的答案一樣:呼吁加強公民教育。他指出:也許批判能力不一定能幫助普通公眾區分新聞與廣播劇,但至少會促使他們進行更多的校驗和思考,而教育公民主要應該包括幫助他們掌握相應的知識,以能夠進行評估和比較所聽到的各種解釋。這正是坎特里爾從事“火星人”研究更高的理念和立場所在。所以,只有在公民教育與民主政治的語境下,才能更深入地理解坎特里爾有關“火星人入侵地球”的實證研究,才能理解他所關注的“個人差異”與“易受影響性”概念的深刻的社會意義,他所理解的“受眾”首先是處于作為民主社會中“公民”的層面上,其次才考慮其所具有的差異和批判能力。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