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1. <bdo id="q3ftp"><b id="q3ftp"></b></bdo>

      2. ? 首頁 ? 百科知識 ?勞模栽在歲_一念之差:職務罪案鏡鑒錄

        勞模栽在歲_一念之差:職務罪案鏡鑒錄

        時間:2020-05-20 百科知識

        勞模栽在歲_一念之差:職務罪案鏡鑒錄

        勞模栽在59歲

        【簡介】

        李態(化名):寧夏某區市政工程管理所原所長。2002年11月4日,一審法院以受賄罪、貪污罪、挪用公款罪,判處李態有期徒刑19年,同時收繳其非法所得52萬余元,沒收個人財產14萬元。本人沒有上訴。

        他曾經是個受人尊敬的實干家

        50多歲的李態在半年前還是那樣耀眼。雖然只是個副科級干部,但他頭上的光環卻不少:1999年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2000年全國勞動模范、優秀黨員,他還擔任過市、區兩級人大代表。誰又能想到,這些榮譽的背后掩藏著那么多的污垢。

        2002年12月12日,記者來到市政工程管理所,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但所里的氣氛還是很沉悶。幾名工作人員談起了李態的過去。

        “他干活很賣力,有點拼命三郎的味道。”他們說,1996年5月,上級指令所里疏通一條大渠道,李態領著修建隊不分白天黑夜地苦干,吃飯睡覺都在渠邊上。“那年,李態已經53歲,還患有心臟病,可他堅持在渠上苦干了三天三夜,渠道終于疏通了,他也因心肌梗塞住進了醫院。”工作人員說著說著,不覺替李態惋惜起來:“說實話,我們看不出老李有什么貪污的必要,他不賭不嫖,連件新衣服都很少穿,平時穿得土里土氣,生活上更是節儉。原本可以清清白白過一輩子的,他貪污那些錢干什么?”

        案發時,李態在市政工程管理所已經待了20年,期間所長干了15年,他對市政工程了如指掌,算是個實干家,所以評獎的時候才被大伙兒推在前頭,當先進、受表彰。

        可是,這些表面的光芒,卻沒能掩蓋住李態內心不平衡的一面,他知道自己老了,即將退休,看到有錢人的風光生活,他羨慕至極,心理天平開始失衡,貪欲如怪獸般在內心猛長。

        不足30人的小單位,資產流失及虧損高達267萬元

        市政工程管理所負責轄區的城市市政工程建設與維修,屬事業編制,下邊有一個修建隊,屬企業編制。長期以來,市政工程管理所和修建隊政企不分,如同一家。

        2001年末,根據政企分家的原則,政府要將市政工程管理所與修建隊分離。當審計結果出來后,卻讓人們大吃一驚:不足30人的小單位,資產流失及虧損竟然高達267萬元。

        與此同時,區紀委、檢察院也陸續接到了舉報李態涉嫌貪污受賄的信件和電話,遂決定全面核查該所賬目。

        2001年5月20日,聯合調查組成立,進行案件前期查證工作。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查明李態有受賄行為。5月23日,李態被“雙規”,不久該案正式移交檢察機關偵查。

        由于李態有著豐富的工作經驗,人際關系復雜,社會關系密集。市政工程管理所具有發包市政工程的權利,是一個熱點行業。而李態也是各施工隊、材料供應商追逐的熱點人物。從查案開始,檢察人員就做好了應對各方面干擾和阻力的準備。

        果然,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就發生了涉案包工頭不斷翻供的情況。檢察人員在調查中發現,這一切都是李態的侄子從中作梗,專案組在掌握了他侄子涉嫌犯罪的事實后,決定傳喚。在某工地傳喚李態的侄子時,他非常囂張,糾集民工阻撓辦案人員并企圖扣車扣人,向辦案人員施加壓力。在當地黨委的大力支持下,公安人員協助將李態的侄子拘傳到案,并依法將其刑拘。個別上躥下跳的人收斂了許多,涉案人員也放棄了翻供的企圖。

        “拔出蘿卜帶出泥”,勞模心理防線崩潰

        李態被采取措施后,態度強硬,他拒絕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不斷向辦案人員講述自己過去的成績,大談自己對市政工程管理所做的突出貢獻。由于改制,審計部門已經對市政工程管理所賬目進行了審計,問題已經暴露出來。心中有鬼的李態既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揭露出來,又擔心自己經營了多年的名譽、地位頃刻間掃地出門,家庭由此敗落。因此,對于辦案人員的訊問,李態表現出了極強的防備心理和僥幸心理。

        專案組應用了錄音、錄像、視聽資料等多種現代科技手段,及時固定證據。在審查該所賬目中,發現該所與個體包工頭、材料供應商的業務量非常大,工程材料款都以預付款形式支付,存在十幾年不予結算的情況。一個叫陳某某的名字多次出現在該所賬目中,經查,此人是上海某電纜廠業務員,是市政工程管理所主要的電線、電纜供應商。專案組分析,陳某某在本地人生地不熟,關系較為孤立,但業務量大,而且群眾反映李態與會計王某關系密切,有行賄可能。偵查人員決定從陳某某突破。經過較量,陳某某防線被徹底突破,交代了向李態、會計王某某行賄的事實。當再次訊問李態時,辦案人員放了陳某某的錄音,李態低下了頭。但這個時候,李態仍作掙扎,對自己犯罪事實繼續狡辯,百般抵賴,試圖將罪責推卸在他人身上,還靠著自己的能量和關系網,與家人一起,跟辦案人員展開了較量。

        這時一個信息反饋到專案組,李態家人不時大量送來衣食和日用品,專案組要求一定要嚴加檢查,不能放過任何可疑之處。李態患有心臟病,一天,他家人借送藥之機,在藥丸里夾藏了大量的竄供紙條,被檢察人員當場截獲。在突破此案最關鍵的一個月里,辦案人員從中藥丸中共繳獲紙條17張,同時將檢查物品的情況作了全程錄像。通過這些紙條,專案組掌握了李態外圍的活動情況。到此,李態僥幸心理防線被徹底摧毀,老實交代了自己全部犯罪事實。

        案發前,李態及其家人投入160多萬元購置房產

        再查李態的私有財產,辦案人員又吃了一驚。李態的房產共有9處,其中,繁華街營業房4套,另有住房4套,價值近70萬元,已支付40多萬元。更為重要的是,1999年,李態與他人合伙建設商場,雙方投入資金400多萬元,除貸款150萬元外,李態的個人投資就達80余萬元。也就是說,從1992年到案發,李態及其家人,共計投入160多萬元購置房產。

        這哪是一個工薪階層的收入能力?李態通過什么方法弄來這么多錢?

        李態既是所長,又是修建隊負責人,內掌財政大權,外掌工程大權。想承包市政工程的商人得求他,原材料供應商得求他,他們不僅求他買材料、求他給活干,還得求他及時結賬。這樣一來一往,就給李態帶來了太多的便利。

        從1987年至2001年,李態共收受各路商人“進貢”的現金27萬余元。從1995年開始,李態伙同副所長王某等人,假借“打點”之名,采取開假發票套取資金、收錢不入賬的方法,貪污公款近26萬元。1996年至2000年,為建地下商場,李態挪用公款8萬元……

        鐵證一件件擺在李態的面前。李態終于低下了頭,他通知家人湊齊60萬元交給了辦案組。

        2002年9月17日,當區紀委宣布開除李態黨籍,移交司法機關處理時,李態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兩個所長都把管理所當成了自己的“家”

        王某,市政工程管理所副所長兼會計。在李態貪污受賄期間,他除幫助開假發票套取公款外,還貪污受賄及非法所得9萬余元,后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收繳非法所得6萬多元。

        李態的侄子雖然只是市政工程管理所的一個臨時工,但他依靠李態,也占了不少公家東西。他為市政工程管理所購買新鍋爐,多報采購款,貪污公款1萬余元。他私自將市政工程管理所的廢舊鍋爐賣掉,得款2萬元裝入自己腰包。李態案發后,他也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緩刑1年。

        在李態女兒經營的冷飲店中,市政工程管理所的領導、職工、臨時工都可以隨便簽字拿飲料。當然,買單的最終還是公家,飲料費用6萬元。

        市政工程管理所的怪事還有很多。比如,1997年至2001年,市政工程管理所共購進74臺潛水泵、54臺排污泵和24臺污水泵,但這些設備不久就全部“蒸發”,沒有人知道哪兒去了。

        正是這樣一群“碩鼠”,蝕空了市政工程管理所,導致其虧損267萬元。值得欣慰的是,檢察院在辦理此案過程中,共為國家挽回220萬元經濟損失。

        李態在任何票據上只簽五個字:“列工程,李態”

        辦案人員發現,李態的腐化除了內部管理存在漏洞,自行放任之外,缺乏權力有效監督是導致案發的主要原因,另外,還與該單位管理粗放、制度混亂有很大關系。

        市政工程管理所財務制度混亂,會計、出納缺乏有效制約,財務管理形同虛設,財務核算不規范,不按照年度結算收入、成本,財務不實,工程款、材料款均以預付款的形式支付,有的工程放了十幾年掛賬都不結算。工程也沒有預決算書,往來款項十分混亂。材料管理混亂,采購、驗收、付款都由一人決定,庫房保管員形同虛設。

        而身為一所之長的李態更是一手遮天,沒有任何約束,如何發包,怎樣付工程款、材料款,都由他一人拍板決定。多年來,李態有一個“習慣”,在任何票據上都只簽五個字:“列工程,李態”。

        由于李態對工程款多年不及時結算,以致突擊結算時,對一些工程只能憑包工頭和材料供應商的記載結算,有的甚至隨意估價。經調查,該所僅用此辦法就結算工程款800余萬元,后辦案組追回損失40余萬元。

        2002年11月18日,因李態沒有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年近花甲的李態開始了他鐵窗內的晚年生活。(www.bjfsgh.cn)

        對話

        時間:2006年4月27日

        李態帶著一頂發白的太陽帽,穿著很厚的外套。當他出現在會議室門口,我還沒有看清他的臉部,他就向我深深地鞠了個躬。他還要鞠躬,被我拉住了。這時我才看清他的面容:臉龐青黑,眼睛失神,張嘴呻吟,表情痛苦。(因病取保候審)

        問:管理所資金通常是怎樣運行的?

        李態:我任所長時,一個人管著兩個攤子,除了市政工程管理所外,還有一個修建隊,是個企業。我記得市政府、財政部門聯合下發文件,給市政管理部門安排年度經費250多萬,而區政府每年撥付的事業經費180萬到190萬元,缺口資金有六七十萬元。修建隊沒有一分錢的經費來源,全靠自己想辦法。為了保證城市污水排放、路燈、道路維修、下水疏通等能正常運行,我只好帶著修建隊50多號人去找路子賺錢。

        問:怎樣能找到活,收入情況如何?

        李態:我到各單位去跑,找領導,從有關方面了解信息,政府招標也去參加,但都是人托人,哪有活就去哪兒。有一年活多,有一年活少。通常每年有三四百萬元的毛收入,純收入有六七十萬元的樣子。

        問:修建隊的收入是如何進行日常管理的?你自己有沒有發現問題?

        李態:修建隊每年收入首先是彌補所里經費不足部分,保證正常運轉,剩下的就是保工資、支付工程材料等,余費沒有多少,有時還欠著工資。審計部門每年都審,所里的資金在使用上沒有問題。

        問:2001年,你所也面臨企事業單位分家,也就是所與修建隊要分開,對債權債務進行了清理。當時清理結果怎樣?

        李態:當時單位成立清理小組,清理了2001年之前10年的資金和財務管理情況。10年間,修建隊毛收入1800萬元左右,其中用于彌補所里事業經費200多萬元,另除工資外剩下的錢就用在所里辦公樓建設及其他基礎設施建設了。90%的收入資金能說明情況,債權債務清楚。

        問:說不清的錢花在哪兒了?

        李態:時間過了好幾年,有些事記不得了,說得不一定準確。我想說件事,有一年我施工下水工程,從大武口區到平羅縣,開挖大概有五六米深,結果因塌方把地下光纜弄斷了。管光纜的部門有幾個人就向我要2萬元,說不給這個錢就會舉報把人抓走。其實工人干活時不是故意的,再說掙這個錢也不容易,但怎么說好話都不行。為擺平這事,我掏了2萬元平息了此事。我說這事的意思是,當時花錢的地方太多,到處都得打點。

        問:除了打點別人,你自己有沒有拿錢呢?

        李態:我拿了,可我不知道那是犯罪。那些年政府給所里的錢根本不夠用,一來為了保證市政工作正常,二來自己花點錢方便些,我只能自己想辦法掙錢,可那多難啊。我到處磕頭作揖攬工程,還親自帶著大家干。我想,只要掙了錢,我自己花點也沒啥,只要能把單位搞活,就是應該的。

        問:市政管理所是個30多人的小單位,為什么你負責的這段時間里,資產流失虧損會高達260多萬元?

        李態:(雙手抱頭,唉聲嘆氣)我沒有一點兒印象。2001年我做完心臟手術后,城建局領導找我說,把企業(修建隊)與所單位弄到一起說不清。20世紀80年代末成立的修建隊,幾屆領導一直把他們歸到一起,政企不分,如同一家。

        問:這些年,你給單位同事和外界的印象是工作吃苦耐勞、生活儉樸,可從案發后查出的事實看,你10年間購置了多處房產,價值160多萬元。這都是些什么錢呢?

        李態:除了我的收入,還有老伴擺的一個攤子。我主要有工資和獎金。我獲過建設部勞模、全國勞模、全國五一獎,這幾項有2萬多元。另外地方政府鼓勵事業單位在干好本職工作外進行有償服務,并按所得進行獎勵,我拿過8萬元左右。同時政府還鼓勵企業創收,企業領導可拿獎金,我拿過3萬元左右。包括工資在內,我當時有20多萬,我老伴投資了一套房。私人借款有六七十萬元,另外挪用了部分公款。

        問:法院判決認定你犯有三項罪名,你服判嗎?

        李態:我服判。

        問:你在所里負責的10多年間,有沒有人監督過你?

        李態:2002年4月,紀委干部找我談話,我才意識到自己真的犯了法。如果組織不找我談話,我可能貪挪公款會更多。我感謝組織發現得早,挽救了我。

        問:當紀委宣布開除你的黨籍時,聽說你哭了,有這事嗎?是什么原因?

        李態:有這事。(李邊哭邊說)我想起此事就感到傷心,就想哭,因為我對黨很有感情,這是真話。組織宣布開除黨籍時我已經有24年黨齡。我是1978年在承建一項重要工程時火線入的黨,從那年之后,我年年是先進工作者,從區、市、自治區到中央,黨給了我許多榮譽,可我卻辜負了黨對我那么多年的培養和期望。我覺得自己很能吃苦,想法子賺錢貼補單位,養活著50多號人,總認為是個企業,花點錢有個余地。黨白培養了我,我的行為給黨和政府造成了嚴重后果,到現在也不敢想這事。我兩次暈倒在工程現場,特別是1995年在一項重要工程建設中3天3夜沒有回家,累倒在工地。從那次后我年年住院,留下了病根,可我也沒怕啥。

        問:現在回首自己走的路和犯的罪,要究說原因,你會怎么想呢?

        李態:一是法律意識淡薄,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所為竟能與犯罪聯系在一起。二是受社會風氣誤導太多,常年做工程,平時也沒有時間學習。單位要生存發展,就要去攬活,而弄到活,不是找人說說就能辦到的,不給對方點好處,誰會把活給我呢?而且,平時遇到有些具體問題就吃不準,比如說有人主動找我說,“老王頭,到什么地方坐坐,有個活給你”,你去不去?不去不行。所以我不得不請吃送禮。同時別人送我的,我也能接受,覺得別人都這樣。三是自己以功自居,總認為自己對單位貢獻大,用點錢也沒啥。四是管理上有問題。我只負責從外面攬活回來,然后交給下面去做,這中間管理比較混亂。

        問:修建隊的財務核算不規范,有的工程放了10年也不結算,這是為什么?

        李態:對方沒有錢結算,我也沒有辦法,我還免過一些無法結算的費用,算是給政府作了貢獻。比如某大渠工程,政府沒有給一分錢,我少結了50多萬。

        問:所有票據上你只簽“列工程,李態”,是什么意思?

        李態:“列工程”是代表工程修建隊,財務上明白是修建隊工程款。

        問:你曾被各種榮譽光環包裹著,一下子跌落犯罪深淵,會有怎樣一番感受呢?

        李態:做人要堂堂正正。可我都做了些啥?我對不起國家。我是一個罪人,雖然我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勞動部門鑒定為二級殘廢(他遞給我證明),但司法機關給了我在外看病的機會(保外就醫),我要好好改造,回報黨和政府。

        [評論]

        學會思量“得”與“失”

        《史記·循吏列傳》里記載的公儀休嗜魚不受魚的故事,想必讀過的人不少。公儀休是春秋時魯國的宰相,愛吃魚。但每逢有人送魚上門時,他卻堅決不收。問及原因,他說:正因為我愛吃魚,所以才不能接受魚。我今天吃魚,靠俸祿吃還能自給,可因為接受了別人送的魚而被免官,誰還能給我送魚呢?面對別人送魚,公儀休能想到可能因“得”而“失”,是多么清醒和睿智呀!

        “得”與“失”是一對矛盾,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無獨有偶,孟子也說過:“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身而取義者也。”孟子并非只喜歡“熊掌”而不喜歡“魚”,也不是只看重“義”而看輕“生”,只是他懂得人世間的很多東西是不可兼而得之,只能在權衡之后作出取舍。

        與之相比,李態這樣的貪官在看待“得”與“失”上,遠不如古人公儀休和孟子,一點也不懂“得”與“失”在一定條件下將會相互轉換的道理。李態在位時確實“得”了不少,呼風“得”風,招雨“得”雨。但他卻不知道“得”與“失”的辯證關系,不知道“得”中有“失”,“失”中有“得”的道理,最終因貪“得”而失掉了自己的人格、尊嚴,因此丟官、坐牢。司馬遷說得好:“欲而不知足,失其所以欲;有而不知止,失其所以有。”百姓熟知的遠華走私案中落馬的廈門海關原關長楊前線曾懺悔道,“如果祈禱能夠挽回損失,那我將做千萬次的祈禱;如果懺悔能夠換回一切的話,那我愿二十四小時不停地懺悔。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是啊,濫用權力貪污索賄受賄,“得”的越多“失”的越多,到時必會追悔莫及。

        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董必武曾指出,一個自覺的革命家和一個普通人不同之處雖然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條區別,就在于他們對于“我”的態度不同,是唯我還是忘我,是事事以我的利益為出發點還是以群眾的利益為出發點。而要忘我,以群眾利益為出發點,就不能斤斤計較個人的利益得失,就要有不怕“吃虧”,樂意“吃虧”的奉獻精神。竊以為,面對拜金主義、享樂主義、極端個人主義的侵蝕,面對權力、金錢、美色等形形色色的誘惑,國家公職人員應把焦裕祿、孔繁森、牛玉儒等優秀共產黨人當做自己學習的榜樣,把心思用在干事創業上,把名利看淡些,把得失看開些。要以群眾之所得為“得”,以群眾之所失為“失”,積極投身于為人民服務之中。不管在哪個崗位上工作,都要有在哪個崗位上干出一番事業的決心來,決不能老琢磨怎樣升官,怎樣出人頭地,怎樣撈取好處。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將個人的榮辱進退拋卻腦后,保持“看門前花開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良好心態,保持一個國家干部、一個共產黨人應有的良好形象。

        国语自产精品视频在线视频,97高清国语自产拍,高清一本视频在线观看